生甜番茄

日常白宇❤️白宇❤️白宇❤️生田斗真❤️小栗旬❤️

浮生六记之不可说

是夜,生田拿着书躺在摇摇椅上面,盖着毯子,皮打皱的手抚摸在包着牛皮的书上,一字一句慢慢的摸着,另一只手松松的缩在胸前。“最近天气转凉,你身体还好吗”来人推门而入低头看了一眼枕头上的狗,随即把目光投在生田身上,有一丛卷毛虚虚掩住了生田的眼睛,分不清情绪。像是从疲惫不堪的嗓子里面发出的一声嗯一样,生田闭上了他秀丽的眼睛,错过了来人眼底的难堪和失落。“我出门了”,生田一点都不打算给予回应。
将生轻轻的掩上门,不懂生田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。
已经进入了旬圈,离他的梦想已经近了,养了一只狗陪着他,有一堆陪着他喝酒吃大阪烧烤肉汉堡排的朋友,他还在想什么呢?人心啊。真是贪得无厌的人啊。生田在想。突然想看看月亮,生田从摇摇椅上面爬下来,入秋了,椅子也要收起来了。这样想着,他爬起来拉开了窗帘。月亮啊,山下突然想去生田家看看。生田于是看到了一五一十的月光下的山下智久。长长的掩住了眼睛的刘海,秀挺得鼻子,遮在阴影里的嘴。生田从未有过一刻像现在一样感受着造物者的荣光,山下啊,从小被疼爱着长大的山下,虽然已经老去,但岁月并没有给他留下多少印记,这张脸,真是让人舍不得委屈。
站在窗户旁边的生田同山下微微招了招手,打开房门走了出去,迎着一阵风,生田搓了搓手,两个人身影慢慢逼近,相顾无言,偏偏生田微微一笑,对面那人眼眶一红,埋进生田的胸前,两个加起来有一百来岁的老年人就在月光下一动不动的拥抱,好像一尊美丽的雕塑。
好像一场梦啊,山下这样想着一步一步的随生田走进室内,山下看到摇摇椅上搁置的毛毯和包着牛皮纸的书,心下微涩问:“在看什么?”一边掀开书,待要看时“人间失格”山下手顿了顿,扯开微笑“什么时候看这么艰涩的书”生田没有回答,整间房间弥漫着一种尴尬,最后生田问道“你怎么过来了”“想和你一起看看月亮”意有所指。“山下,我原谅你”但我没办法心无芥蒂的跟你一起看月亮了。后面吞下去的半句话,两个人都懂。聪明人总是这样,点到即止。
所有的有情饮水饱,到后来都会隔着山水又经年。
像每一滴酒回不了最初的葡萄,我回不了年少。我年轻的爱人,纵使到后来意难平,叫我回到最初,我亦愿意同你走上这一段,不会再给你尴尬,也不叫你难堪,做世间最好的一对朋友或爱侣。
若是叫我再重过一回啊,生田缓缓的闭上眼睛,呼吸声几不可闻,连枕头上的狗的呼吸声都听不见了。
不可说不可说,说即是错。

TBC

评论(1)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