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甜番茄

日常白宇❤️白宇❤️白宇❤️生田斗真❤️小栗旬❤️

浮生六记之不可说

   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生田缓缓张开双眼,可能是之前跟二宫和松润三个人排练舞台剧太累了,做梦真是太耗费精神了呀。刚刚梦里的一切显得再真实不过了,人间失格?冈田将生?山下?都是什么鬼,这些东西在自己过去十二年的人生中是从来没有过的。倒是做梦时心里隐隐作痛的时候有一种熟悉感,说到底自己不会有心脏病吧。真是奇怪的梦啊,好像贯穿了自己一生的梦,不能爱豆出道,出演舞台剧,做演员,拿奖,被承认等等这些不该出现在自己人生道路的规划上的啊。

       “混蛋,你在想什么啦,现在可是正式演出啊”旁边二宫的小尖嗓子压低了声音。丢了个白眼给他之后,生田腹诽昨天是哪个混蛋要我陪他熬夜的啊,不过这家伙精力真旺盛啊。虽然魂游天外,但生田还是跟随二宫的走位成功的演完了舞台剧。

       舞台剧谢幕后,松润邀请生田一起回家,两个人家虽然不在一起,但为了不妨碍另外两个人培养感情还是一起走吧。一人撑一把透明的伞,怕踩到小水坑让泥巴溅到身上回家会被妈妈骂的两个人,一前一后的走着。松润在后面和生田聊天:刚刚nino说你演舞台剧睡着啦,他昨天又带着你打游戏打到很晚吧。生田没心情理他脑子里面还想着刚刚在舞台上做的梦,自己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看着自己拥抱那个叫山下的男人,甚至能够感受到来自心底的喟叹和惋惜。松润苦恼的看着前面那人的后脑勺,干嘛不理我,还不停下来等我,这个混蛋。随即不高兴的去踩生田刚刚避开的水坑,啪叽地一声,脏水溅了两人一身。松润看了一眼回过神的生田,心下懊恼:完了完了,两个人都要挨骂了。

       两个人先回了生田家,仍然是一前一后的,只不过后面的人换成了生田。

       两个人先是被生田太太说教了一顿,然后就被赶到浴室去洗澡,因为家里只有一个浴室,被迫挤在一间浴室的两个人一个人洗头一个人洗澡,路上吵吵闹闹的两个人一下子安静下来显得有些尴尬。小润斗真衣服放在外面啦,两个人齐声应了。明天请你吃凉面,正在洗头的生田模模糊糊听到了松润别扭的声音嗯了一声,松润躺在浴缸里,眼睛撇着生田还没长大的纤细的骨架,背对着他的生田好像是迷到眼睛了,拿满是泡沫的手去擦眼睛,哗的一声松润走到生田旁边,不能用手擦眼睛,我帮你看看。松润拉过生田的手,低头看生田因为刺激带点眼泪的眼睛,洗了洗手用热水冲了一下才给生田递了一条擦头发的毛巾,看到生田笨手笨脚的样子索性拉过喷头给生田洗头发,后来才回过神来,自己光着身子再给他洗头像个什么样子。看着生田低下头,脖子后面凸出来的那块包着骨头的皮肤,松润想,算了洗完再说吧。整个洗头的过程生田安安静静的一句话都没说。直到松润给他洗完头自己走向浴缸的时候吱溜,不能免俗的滑倒了。生田被吓了一跳,赶紧去扶起松润,两个人光溜溜的除了生田留了条四角内裤外,赤膊相贴。摔到哪儿了没?屁股痛啊啊啊。生田准备给松润拿衣服发现松润身上全是干了的泡沫留下来的印记,出于礼尚往来的生田家好习惯,生田决定给松润也洗个澡。

TBC

贯彻没肉的好习惯=。=

评论

热度(8)